抓周活动汇报

今天周六, 全家成功的为小寿星阿宽举行了抓周仪式. 现将活动情况做一简要汇报.
 
阿宽环视一圈后, 首先抓起了一个小足球 (长的与他从前最爱的小绿球很象). 这时候, 他眼睛一亮, 发现了一个新鲜玩艺儿, 一枚官印. 官迷阿宽赶紧把官印紧紧抓在手里, 仔细端详把玩起来, 还不时发出会心的微笑. 在整个抓周过程中, 阿宽一直攥着官印, 即使偶尔因被别的东西吸引而丢失它, 也会在第一时间找回来. 妈妈心想, 当初该给宽宽起名叫官官啊!
 
宽宽后来又陆续对计算器, 魔方, 地图册, CD 等感兴趣. 除了官印外, 宽宽兴趣最大的居然是毛笔和调色板, 抓在手里很久都不愿放弃. 由此可见, 阿宽将会成为一爱好广泛, 上知天文, 下通地理, 且对书法丹青颇有研究的帅才.
 
值得一提的是, 整个过程中宽宽对现金和债券视如粪土. 经奶奶几次提示, 正眼都不瞅. 看来这下爸爸想要儿子子承父业, 接管华尔街的愿望落空了. 妈妈想让其成为医生的计划估计也泡汤了.
 
浏览照片请参考标题.

今天是阿宽的生日

今天是宽宽的一周岁生日。生日PARTY定于本周六。到时一定拍好些照片放上来。
昨天宽宽学会了“第一”的发音,虽不很准确,但已经很难得说出两个不同音的词了。
“宽宽,你第几?” 
“替一”(同时举起右手)

宝宝病了

在宽宽就要过一岁生日的时候, 终于生了第一次病. 发了三天烧, 全家都急坏了. 星期六带他去看医生, 抽了血, 验了尿. 医生说不急, 就是常见的幼儿急疹, 几天就会好了. 昨天 退烧后果然起了一身红疹. 妈妈看的好心疼. 好在病过之后,宝宝的抵抗力就增强了,人也长大了! 另外发现宽宽还有一项本事, 就是血可洒 (验血), 泪可流,饭可不少吃. 这两天夜里吃的更多. 而且烧刚退一点, 就又生龙活虎的上窜下跳. 真是个坚强的宝宝. 
 
阿宽已经跟爷爷奶奶混熟了,一天到晚吊在爷爷身上. 他还又学会了好些本事: 例如认识自己的头, 耳朵, 肚肚, 脚丫, 会自己站立一段时间 (很得意状), 还会跟着爸爸念DOG. 就是还不会叫妈妈 (唉…). 还有就是宽宽虽然不会说, 但我知道他很想姥姥姥爷, 姥姥姥爷也想他!

凌波微步

宽宽爬的飞快, 得益于他独特的爬姿. 他从来没有学会两只膝盖着地.  总是右腿用膝盖, 左腿用脚, 半爬半窜的. 所以他爬的不比姥爷走的慢! 这叫凌波微步.

聪明的姥姥

今天中午回家, 发现宽宽的背上别了一个铃铛. 原来会凌波微步的阿宽爬的飞快,这一秒钟坐那儿玩的好好的, 下一秒钟就不知爬到哪儿去了. 为了不用时刻盯着他, 姥姥把姥爷钓鱼的铃铛夹在他的衣服上. 这样他一爬动, 姥姥就看看他是否爬到了不该去的地方. 如果是就把他捉回来. 否则就由他去. 唉,聪明的姥姥, 不服不行啊!